首頁 > 投稿攻略 > 設計學苑
視覺共振?勝井三雄
0
信息發布:征集碼頭網    點擊次數:6540    更新時間:2019-06-29

宇都宮美術館幾個月前舉辦了設計師勝井三雄(1931-)作品的大型回顧展。展覽現場不僅展出了大量優秀的作品,且展覽結構、展呈方式也是展覽的一大亮點。

1997年3月,為紀念宇都宮市制100周年宇都宮美術館開館。宇都宮美術館開館的視覺識別系統由岡田新一設計事務所(建筑)、勝井三雄事務所(設計)、美術館三方共同合作完成。勝井三雄以首字母的U和M為元素為美術館設計了logo、館內導視等。自開館以來,每年的年度展覽指導冊、美術館的新聞等印刷物的設計也都是由勝井三雄的事務所負責設計的。《生活和藝術》是宇都宮美術館的理念之一,館內收藏了很多關于產品設計、平面設計的作品。在這里舉辦大規模的回顧展有著一種必然性。可以說,宇都宮美術館20余年來的歷史也是本次展覽中的一部分。

展覽從通向展廳的長廊起便開始了。左側墻面是大事記年表,右側墻面的展示柜內是書籍、資料類的相關實物展示,此區域的主題為《1801-2019勝井三雄設計史》。在這個區域,將勝井三雄的思考軌跡以年表、對他有影響的書物等方式展示出來。

宇都宮美術館中央大廳

有一片虹色之光從中央大廳的天頂上傾瀉而下。不,其實它并不是照下來的自然光,而是經過特殊設計過的一塊從天井上懸掛下來的彩色的布。光,除非直視光源,否則只能通過被物體反射后才能被人的視覺捕捉到。并且,只能根據物體的特性才能感知為色彩。然而,在看到這個裝置《VisibleSpectrum》(2008)時,正如作品名稱所述,形成了光譜可視化的錯覺。光與色彩,勝井三雄工作的主題,在此處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展覽從此處起分為左右兩個展廳,分別名為《色光的房間》、《情報的房間》。

《色光的房間》的房間主要展示的是海報作品,《情報的房間》主要是與編輯相關的作品。此展廳從入口起就可以看到最末端的墻面,并沒有選用遮擋視線的展板,且在正前方的墻面上展示了此類作品中比較有代表性的作品。在12頁的作品列表上編號編到了291,由于系列作品是單件單件展示的,因此實際的展示數量比這個還要多。盡管如此,在展廳內展示的作品都是勝井先生親自挑選的過的結果,還并不是全部的作品。展廳內并不僅是每一件作品都有勝井親筆所寫的解說,觀眾要對照著作品列表冊才能找到作品信息。不在現場觀看的話不會明白,這樣的展示其實才是最實際的方法,而并非不人性化。

在欣賞一個個的作品的同時,也感受到了將它們立體化呈現的展示方法。在《光色的房間》內,為展覽專門定制的近腰高的展具上貼著海報,看起來就如光與色彩的波浪。在展廳最后的空間里,展示了在《兆しのデザイン》(ggg,2014)上發表的色彩裝置。在《情報的房間》內,從獲日宣美獎《ニューヨークの人々》(1958)、在味の素株式會社工作時的《奧様手帖》裝幀(1959-69)等寫真、拼貼等設計作品,到CI設計、《現代世界百科大事典》(講談社、1971-72)的基本設計、圖標,再到書籍《土の記憶》(2002)、《水を誌す》(2004)、『ゆらぎとゆらぎ』(2013)。像漂浮著一樣的展臺上陳列著各種裝幀作品,有站立著的書、也有翻開的頁面。平臺與墻面相結合的展示效果,讓勝井的作品在全體與個別、宏觀與微觀、表現與理論間相互進行轉換,并得以完美呈現。將展覽的展示也變成了情報設計實踐的一部分。

「視覚の共振?勝井三雄」展 「情報の部屋」

勝井三雄從事設計60余年,至今仍以設計師的身份工作著,在欣賞了他的作品后有一種強烈的感觸:他的作品并不過時。僅看展覽中的作品,很難區分是近年的還是過去的。其原因可能是因為印刷等媒介技術的進步讓作品的呈現沒有了明顯的時代感。但并不是說“一成不變”。勝井三雄新技術的嗅覺非常靈敏,如盡早地使用電腦來表現等等(但據說他本人幾乎不碰電腦)。電腦不僅僅作為工具,展示的媒介也是數字化的,如作品《兆しのデザイン》、《光るグラフィック展》。他的設計與展示都是與時俱進的。

不過時的設計。不被消耗的設計。為什么會出現這樣的可能呢?不可思議。是因為海報上的商業功能沒有被發現嗎?編輯工作的部分又是怎樣呢?是因為這不是像時尚雜志般追趕時代的媒介的原因嗎?另一個覺得不可思議的是,像《光色的房間》內海報那樣使用刺激人的視覺的表現方式,與像《情報的房間》內圖表等追求徹底系統化的表現方式,是怎樣在同一個位設計師的體內共存的呢?

鑒賞作品、閱讀圖錄、追溯年譜。勝井三雄在作為設計實踐者的同時,也一直進行著設計教育者的工作,其中可能有特殊的原因。1961年從味の素辭職獨立后,立即成為了母校東京教育大學(現筑波大學)的兼職講師,擔任了18年。1966年,東京造形大學建校時便就任了助教授(-1971),1987年,武藏野美術大學客座教授。1993年,就任主任教授并參與課程的改革。勝井是為了研究設計的方法而從事教育,還是因為是教育者而去研究設計的方法呢?田中一光曾評論“勝井三雄的風格,非要說的話應當是研究者一類的…(中略)…在他的很多作品中否定了商業主義,帶有明顯的研究者的一面。”,由此看來,他的設計帶有很大的非商業性,理論性大于時代性,這可能與他一方面從事光與色彩與視覺的研究,另一方面進行邏輯性的圖表、編輯相關的工作有關。也就是說,不同的課題而已,方法是相通的。就非商業這一面,從勝井三雄的設計來看,不論設計師、廣告主、還是情報的經手人,消費并不是設計的目的,而是以交流為目的的工具。他的作品雖然運用了獨特的樣式來表現,但它們其實是將理論付諸實踐后的結果,并不是為了形式而形式。因此不會被消耗,也不會過時。

觀看完展覽后,回到長廊?畫廊重新閱讀年表。這個年表是從勝井三雄出生100多年前便開始的,但這并不僅僅是為了在近代設計史中標明他的位置。也從中體現了從1810年歌德的《色彩論》起到勝井三雄的時期,科學、設計、人類、社會的時間軸。

/ 外景 /

/ 長廊·畫廊·大廳 /

/ 色光的房間 /

/ 情報の部屋 /

/ 展覽視覺 /

/ 新書 /

本內容部分圖片版權自主辦方



威客碼頭 征集論壇
0
  • 論壇精華
  • 頂尖文案
  • 經典設計
  • 綜合薈萃
  • 資訊聚焦



征集推薦 進入征集大全
截止提醒 進入倒計時


三分彩走势图